设置

关灯

2.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2.

        黄毛下意识肩膀往回缩了缩,他太了解陈拆的面部表情了,虽然表面上看这幅模样没什么过多变化,但此刻他肯定是很不爽,自己得赶紧躲避战火,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波及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见识过陈拆起床气的,有一次他通宵回来,刚沾到床边要休息,他们搁屋外面打游戏,热火朝天的,卧室的门被人猛的拉开,就见陈拆还蒙着眼罩,手里捏着一个抱枕,方向感极好的朝他们打游戏的这边扔过来,正好砸中他脸,他疼的‘哎呦’一声,闭着眼睛揉脸,还来没得及大家伙反应,就听卧室门又被重重地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摔门的手劲儿大的很,打游戏的都纷纷将音量降下来,省的再惹了屋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害怕旧事重演,黄毛内心哭唧唧,表面还是要献上一枚灿烂的笑,他解释说:“剪个发哈,拆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拆凉凉的瞅着黄毛,看的他心里头发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眼神仿佛在传递一个信息:再说一遍?

        黄毛想挠挠头,刚上手又怕把自己新做的发型搞毁了,登时缩回手,继续嬉皮笑脸道:“这不大家都吃饭去了嘛,店里就你跟我,那也不能我去呀,你说是吧拆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嘀咕着,自己还是个实习学徒,总不能胆子大到拿刚开店进来的顾客练手吧,那可真是砸饭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拆眼风又扫过去,问:“石南那小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